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《博物志》中战国时期诸侯列国的地理形态注定了天下的归属_人文

发布日期:2020-07-18 04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在《博物志》中,对战国七雄的描述,基本上都站在地理的角度,其中多有神妙怪异之说,其中对秦国的地理描述,所谓“前月蓝田之镇,后有胡苑之塞”,说的就是秦国的重要地势。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曾经为是否迁都洛阳而犹豫,著名的谋臣张良,赞成的是固守长安。那么,他的理由是什么呢?

在《索隐》中有"苑马牧外接胡地之胡,故云胡苑之利。"《汉书?和帝纪》中更有"二月戍有司省减内外厩及凉州诸苑马",也就是说,在距离长安较近的凉州曾经设苑养马,这种格局对于方当建国的汉朝,是非常之重要的,战争需要战马,是个常人皆懂的道理。

在《博物志》中有”左崤函,右陇蜀,西通流沙”,定义秦国为险阻之国,其都城面朝中原,左边是要崤函之固,右边是陇蜀之险,即便数千年后的今天,尤其是甘陇之苍凉,巴蜀之雄壮险,亦为后人所称道。当日之蜀国,与秦国交界,地处高山峻岭与险峻峭壁之间,北边有褒斜,南边有褒斜,历来是个穷险极峻,独守之国。自都江堰之修建而后,沃野千里,成为秦国之极大粮仓。

而周天子所在,乃是中原的中枢地带,西边是崤谷,东边是荆山,南边是少室山,北边有太岳,黄河、渭河、泾河交叉而过,若强军守卫,可谓是四险之国,外围诸侯必难攻入,尤其周天子的礼乐制度,各诸侯名义上成为周天子外围之保镖,若无内乱,周天子可保万世无忧。然自东周以来,内乱常生,诸侯们自顾无暇,周天子的礼乐制度更是名存实亡,任何具有先天优势的地理环境,也将不能保护王朝的延续。

而魏国,前面枕着黄河,背靠漳水,王屋山和梁山横在前后,也可算作易守难攻之地。赵国,东临九州,西瞻恒岳,有沃瀑之流。飞壶、井陉之险,至于颍阳、涿鹿之野。也就是说i,作为传统诸侯强国,魏赵等国,若有大志,向外拓展,而非局限于中原腹地,且还是有一定机遇,可与秦国一较高下的,只可惜魏赵等国,其环绕诸侯之间,屡受战乱侵伐,是否强大则更多依靠明君圣主。

吴越诸国,与楚为邻,位居南方,有洞庭长江之阻,山高海深,东越通海,所谓险绝之国,与楚为邻。五岭已前至于南海,负海之邦。交趾之土,谓之南裔。然地处偏僻,且南有楚国之阻,北有中原之挡,吴越等国,虽代有明主,却因经济衰败、人口稀缺、土地过少,导致往往陷于相与为战,更难与北方为敌,多依靠中原之强国扶持,才能勉强维持与楚国之间的和平。

鲁宋卫等国,有淮水泗水之阻,岱岳、黎山、砀山之塞,却因国小势微,难以运用地利之势,开疆拓土,局限于方寸之间,受制于霸主之谋,且因明君稀缺,被晋齐楚国等霸主牵制,数百年间竟只得利用地利抵御外辱,守大于攻,也便导致国势渐微,终将没落于强国之列。

燕齐两国,背沙漠,临易水,南有长城、巨防、阳关之险;北有河、济,足以为固;西至君都,东至于辽,长蛇带塞,险陆相乘也,国土之间犬牙交错,却难相与为持,齐国等地,更是陷于低矮山丘或平原地带,亦与吴越等国类似,陷于内乱,齐灭燕都,燕纵齐城,盛极必衰,成为燕齐两国之宿命。

因此,能够真正意义上成为秦国对手的,唯独南方的巨无霸楚国也,西边有盆地思维浓厚的巴蜀临国,东方有矛盾丛生的吴越混乱,楚国前临江汉之流,后有南越丘陵,湖广千里,沃野灌溉,终赢得战国时代疆域最为广阔的国家,且楚国与中土文化相异,代有明君辈出,遂成天下争霸的种子选手。当然,楚国之衰败原因,绝非一言一语可以说清,此处海叔将在楚国专题中为汝道来。